【投资小项目】理想的“理想”有点远?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电动汽车作为近两年来火热的赛道,总吸引着外界的眼光,就像此前特斯拉由于一再降价,被送上了风口浪尖。而随着外界关注水平的逐渐提升,行业的整体生长也在水涨船高,好比克日新能源汽车人才有望直接落户上海的政策也可以从侧面证实。

而作为行业内备受瞩目的造车新势力们,同样也牵动着外界许多人的眼光,好比最近争先宣布2020年四序度财报的理想汽车。

理想赚钱不靠车

凭证理想汽车宣布的财报可知,四序度实现总营收为41.5亿元,较三季度的25.1亿元增进了65.2%;2020年整年实现总营收94.6亿元,而上年同期总营收仅有2.844亿元,业绩增进之快可见一斑。

这自然和理想ONE的交付量上升有着很大关系。四序度理想ONE的交付量为14464辆,环比增进67.0%,交付量在稳步攀升的同时也创下了新的季度纪录。而整个2020年,理想ONE的总交付量为32624辆,成为最脱销的电动SUV。

而理想汽车的这份财报中,最亮眼的地方无异于是着实现了首个季度盈利,这也让理想成为新造车三势力中率先实现盈利的企业。

凭证财报可知,理想汽车四序度实现净利润为1.075亿元,而三季度则亏损1.069亿元;另外2020整年的净亏损只有1.517亿元,比2019年24.4亿元的净亏损相比削减了93.8%。

然则这份首次盈利的成就单,理想却不是完全靠卖车获得的。从财报可以看出,理想在四序度实现盈利主要是由于利息以及投资带来的大量分外收入。而且理想在四序度的汽车销售毛利率也泛起了下降,从三季度的19.8%下降为17.5%。

而理想汽车方面临此的注释为,毛利率方面的下降,是由于四序度来自供应商方面的一次性返利削减。但这也从一方面说明,一直“抠门”的理想,现在在成本控制上也只剩下为数不多可以施展的空间了。

但总体来说,理想汽车交出的这份成就单还算不错,能看出理想汽车正在稳步的生长之中,未来似乎也一片灼烁。

十年时间,全球第一?

而在这种增进势头之下,CEO李想也在内部信中为理想汽车定下了未来的生长目的。

在内部信中,李想提出了理想汽车的“五年设计”,2025年的销售目的是在800万辆新能源车市场中抢占20%的市场份额,即年产销达160万台,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而且到2030年则要拿下25%的全球市场份额,位列全球第一。

而现在理想汽车的市占率还不到3%,也就是说,5年内理想汽车要实现年销售量跨越50倍的增进。然则,想要到达这种生长速率,理想似乎尚有许多灾题。

首先就是构建手艺壁垒需要的资金难题。对于电动汽车这种手艺麋集型的产业来说,想要成为行业第一,过硬的手艺壁垒是不能或缺的。然则现在理想在各项手艺上并没有组成绝对的壁垒,这就需要理想耐久的资金投入来支持,但资金对刚实现盈利的理想来说并欠好解决。

其次就是增程式盈利的消退。从上线以来,理想汽车的卖点就是增程式汽车缓解里程焦虑,也辅助理想实现了不错的销量增进,然则现在增程式盈利却在消退。在2021年1月,理想的交付量只有5379辆,而蔚来和小鹏则划分为7225辆、6015辆,理想的优势不再。

最后就是现在理想缺乏产物矩阵。现在理想汽车只有一款SUV车型理想ONE,虽然销量不错,而且已经成为增程式电动SUV中最脱销的车型,然则想要实现自己行业第一的目的,仅仅依赖一款SUV车型似乎很难做到。

绕圈理想,回到纯电动

资金的问题并不是一时可以解决的,但增程式和产物方面的问题却并不是无从下手。于是理想在制订了行业第一的目的之后,也示意自己将会在2023年推出自己的纯电动新车型,而且在之后加速更多新车型的推出速率。

而扩充产物种类对于理想而言,自然会有许多的利好,最主要的就是辅助理想扩充产物矩阵。多样化的产物,可以给消费者提供更多元的消费选择,从更多层面吸引消费者,从而拉动理想整体的汽车销量,为其行业第一的目的孝顺气力。

而且多元的产物也可以提供更多的出行选择,都会代步可以选择纯电动车型,而较远程的出行,则可以选择增程式车型保证出行历程中不会泛起被困荒田野外的情形。

但同样,扩张产物种类也会给理想带来许多的挑战。

首先是加重了理想的资金压力。纯电动车型差异于增程式车型,其对手艺的要求更高,需要更伟大的资金投入,而这又让理想回到了资金的逆境之中。而且纯电动车型对隶属云服务平台的要求更高,理想也需要加大对服务平台的研发投入,这对资金的需求难免让理想为难。

其次是理想在纯电动车型上优势并不显著。由于一最先选择了增程式电动车,理想借助这个差异化的优势,取得了不错的增进。然则在理想耕作增程式车型时,特斯拉、蔚来、小鹏等品牌已经在纯电动车型上取得了可见的生长。

可是入局纯电动之后,理想汽车就不得不与这些品牌直接竞争,然则面临这些有力竞争者的主力车型,理想汽车日后推出的纯电动车型还需要履历消费者的磨练,未来的崎岖路还很长。

造车大战再升级

虽然对于每一个企业来说,有野心是需要的,但这种野心和目的也不能过于脱离现实,理想汽车虽然有着不错的实力,然则相比其它头部车企来说,这种“全球第一”的目的似乎有点不切现实了。

而且随着电动汽车行业的逐渐生长,电动汽车也在向着智能汽车一步步迈进,造车大战已经不仅仅是一场交付量、业绩、市占率等方面的比拼了,而是向着更多的层面伸张着,最终成为关于背后产业链的比拼。

这个产业链关系到汽车芯片、云服务、车联网、智能整车制造等多个方面。举例来说,特斯拉由于自建工厂且有一套较为完整的整车制造系统,让其在汽车制造方面有不错的优势,然则在产量集中的时期,有着制造优势的特斯拉也难免泛起许多质量问题,由此可见制造方面临车企的主要水平。

再好比汽车芯片这一较为底层的需求,也吸引了包罗在内的许多车企入局,而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成就,而且日后也将会对产物提供更好的助力,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出行体验,从而刺激销量的上涨。

这些例子都说明晰未来的造车大战波及的局限将会更大,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在这场造车大战中都市成为不能或缺的要害一环。而对于理想汽车来说,想成为行业第一的野心值得赞美,然则能否乐成则需要更恒久的磨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