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公司投资人】东京奥运会延期,3000亿美元的拉动经济设计泡汤了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东京奥运会推迟的靴子终于落地,3月24日晚间,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公布团结声明:赞成东京奥运会推迟至2021年举行,最晚不跨越2021年。

牵一发动全身,作为当今全球最为主要的体育赛事,奥运会一旦延期,牵涉到的利益相关方庞大至极,包罗举行国政府、奥委会、运发动等直接介入者,从商业层面思量,还包罗赞助商、转播商、供应商、票务公司等,甚至席卷保险、航空、旅店、旅游等行业。

新华社援引日本多家媒体新闻称,东京奥运会推迟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为60亿美元,一旦作废,损失则高达410亿美元。

根据东京奥组委2019年底的预算,奥运会主理成本高达123亿美元,这些用度由日本中央政府、东京市政府及东京奥组委配合出资,若是算上都会公共交通、新场馆建设、网络通讯等基础设施项目,总支出预计跨越270亿美元。

日本政府原本指望举行奥运会提振疲软的经济状态,日本媒体预计,东京奥运会对日本经济拉动作用到达近3000亿美元,但眼下,奥运会的推迟让这一切变得不能预知。

62家赞助商、31亿美元本土赞助收入受影响

作为有史以来赞助金额最高的东京奥运会,2019年6月时,东京奥运会拿到了31亿美元的本土商业赞助收入,签下总计62家赞助商,这也打破了伦敦奥运会的11亿美元的赞助收入。

此外,上述赞助金额并未包罗TOP设计中的企业赞助。国际奥委会全球相助同伴TOP设计作为奥运会的最高赞助级别,现在拥有13家赞助商,包罗、适口可乐、Atos、普利司通、Dow、通用电气、英特尔、OMEGA、宝洁、Visa、松下、三星、丰田,赞助金额每年至少1亿美元。

一旦奥运会延迟,势必影响到这些赞助商的品牌推广设计。

2019年底,就推出天猫东京2020奥运营销设计,希望吸引5亿人介入奥运互动。“现在天猫已和上百家顶级品牌杀青2020奥运年的深度营销相助设计。”在东京奥运会宣布推迟后,阿里官方第一时间声明示意支持。

在3月24日的2019年财报相同会上,安踏团体总裁郑捷示意,我们原本已经做好了一整套营销方案,推迟对生意自己影响不大,更多的照样品牌角度。安踏在2019年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权益期至2022年底,涵盖东京奥运会及北京冬奥会。

此外,作为东京奥运会中国奥委会辖区官方票务署理机构及接待服务供应商,亦受到营业重创。

在媒体转播权方面,2011年,美国天下广播公司以14.5亿美元拿到本土转播权,至2020年底,随后在2014年以76.5亿美元续约至2032年,其中东京奥运会要支付14亿美元。此前,NBC宣布,东京奥运会90%的广告时段已经卖出,广告收入已达12.5亿元。

不外,Sportspro报道称,NBC此前已为转播权买了保险,虽然详细保险金额未予透露,但NBC母公司Comcast团体首席执行官Brian Roberts称,这笔保单能保证在奥运会作废的情形下公司不遭受任何损失。

在门票收入方面,此届东京奥运会所有赛事共有780万张门票,东道主卖力承销7成左右的本土门票,东京奥组委原本希望门票收入到达8亿美元。停止现在,已累计售出448万张门票。

两保险公司或面临5.5亿美元损失,延期赔偿尚不能知

奥运会延期举行不仅将给日本经济带来伟大损失,同时对保险业也将发生普遍影响。

据再保险新闻(Reinsurance News)报道,瑞士再保险公司透露,若东京奥运会作废,它将面临2.5亿美元的风险敞口。慕尼黑再保险的风险敞口听说也在3亿美元左右。

慕尼黑再保险在3月20日公布的评估新冠病毒影响文章中称,慕再有能力肩负这场盛行病的经济肩负。即即是200年不遇的全球盛行病事宜,保险索赔规模预计与财险中的中型自然灾难相当。

不外,日本宰衡安倍晋三在3月23日的国会讲话确示意,推迟举行东京奥运会是选项之一,但东京奥运会一定不会被作废。

尚未知晓赛事延期将会有怎样的赔偿。业界资料显示,如1995年西班牙天下滑雪锦标赛由于降雪不足而推迟一年举行,保险公司就未有任何赔偿。而2001年的高尔夫莱德杯因“9·11”事宜推迟一年,保险商支付了2000万美元的赔偿。

根据国际老例,保险已经是大型国际体育赛事不能或缺的组成部门,围绕大型体育赛事面临的政治风险、经济风险、自然灾难风险、人身意外危险风险等,相关保险品种达30多种。

在中国,较为人熟知的赛事保险案例是体操运发动桑兰。1998年,桑兰在美国友好运动会跳马竞赛中摔倒,造成颈部损伤、高位截瘫。由于组委会事先有相关投保,桑兰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保险保障。

在奥运会历史上,受抵制、恐怖袭击、自然灾难等多种风险困扰。因此,奥运会通常有两个专业组织为奥组委抵御风险服务:一是奥运会风险与专家控制治理委员会,另一个是提供奥运会专门保险方案的保险经纪公司。

《中国保险》曾报道,慕尼黑再保险专家在一场“奥运保险国际钻研会”上指出,奥运会涉及的主要保险产物有责任保险、赛事作废保险、人身保障保险、天真车辆保险及财富险。其中,“赛事作废风险”是最主要的风险之一,缘故原由主要包罗无法提供电视转播信号、天气风险和政治风险。

作为“9·11”恐怖袭击后举行的第一届奥运会,国际奥委会曾为雅典奥运会斥资680万美元购置赛事作废险,保额达1.7亿美元。

曾在北京奥组委事情的在《中国保险》撰文举例,由于西方国家的抵制,(1982年)莫斯科奥运会的赛事作废保险支付了7000万美元赔款。(1996年)亚特兰大百年奥运公园爆炸案发生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索赔。

《棱镜》梳理媒体报道,北京奥运会时,保险保障笼罩整个北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流动、职员、财富,包罗约莫15万奥运相关职员,近8千辆车辆和所有的场馆。保单还笼罩了注册媒体、非注册媒体、外洋观众和海内观众,11万名注册自愿者也都享有保险服务。

不外,据《中国保险报》报道,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赛事作废风险并未以保险方式解决。课题组对北京奥运会时代的天气、自然灾难、恐怖袭击等可能导致赛事作废的风险举行整体评估后,以为作废风险极小,北京奥组委思量自留这部门风险。相关卖力人注释由于是商业手段,要思量风险的概率和投保成本的核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