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二季度美国GDP暴跌32.9%,创下1940年以来最大下滑纪录。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在特朗普有力的防控之下,美国疫情熏染人数已经跨越500万,高速伸张趋势不减,经济重启的脚步一慢再慢。

借助政府的准确指导,上半年美国迎来一大波停业潮,幸存的企业也大多艰难过活,固然其中也不乏乘隙上位的勇士。

而这轮危急中,昔日备受追捧的共享经济明星公司显然没能扛住生涯的毒打。

Uber亏损继续,外卖营业撑起一片天

日前,Uber宣布了二季度财报。

整体上,Uber营收22.41亿美元,同比下降29%;归母净亏损17.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4亿元),其中包罗1.31亿美元股票薪酬激励用度以及一次性营业重组相关的3.82亿美元用度,相较去年同期的净亏损52.36亿美元,同比收窄66%。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Wind

不出预料,照样一如既往地亏损。

虽然市场早有准备,但亏损水平照样超出预期。财报宣布当日,Uber股价盘后一度下跌近5%,第二天低开收跌5.21%。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行情泉源:Wind

运营方面,Uber二季度预定量为102.2亿美元,同比下滑35%。详细来看,出行营业进一步萎缩,订单额只有30.5亿美元,同比下滑73%;而另一边外卖营业却在疫情时代快速增进,Uber Eats食物配送收入69.6亿美元,同比增添113%,超出此前预期。

缘故原由也不忧伤出,疫情严重,出行通勤受阻,加上民众经济水平也大幅下降,打车的需求锐减,外卖则从一种“奢侈”酿成了“需要”。财报中披露,Uber第二季度月度活跃平台消费者人数为5500万人,同比下滑44%;总出行次数为7.37亿次,同比下滑56%。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公司财报

若是单从数据上来看,短短不到半年时间,上市之前照样全球估值最大的共享经济独角兽被迫转型成了一家外卖公司。去年二季度,Uber的外卖营业收入仅占总营收的21%,现在这一占比到达了68%,同时出行营业大幅腰斩,从77%的占比掉到30%。

疫情时代,外卖营业帮Uber回了一大口血。从Uber的动作来看,是设计把它做成和共享打车一样的焦点营业。

2019年Uber Eats的市场份额从22%下降至19%,在竞争中被DoorDash甩在死后。而借着在线点餐由于疫情的猛增,Uber Eats迅速扩张,占有24%的市场,还在7月初以26.5亿美元全股票生意方式收购了Postmates,份额来到32%。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Second Measure

或许,Uber照样很想转型做外卖的吧。

Uber:我们只烧钱,从不盈利

只管Uber的外卖营业做得风生水起,盈利能力照样没能脱节共享营业的阴影:收入69.6亿美元,EBITDA(息税前利润)为-2.32亿美元。

一部门是由于Uber Eats承借公司网约车的优势,在此基础上以“平台+配送”的重资产模式(类似于美团)切入外卖赛道,虽然因此得以一举赶超曾经的行业暮年迈Grubhub,但烧的钱也不少。

另一方面,外卖平台严重依赖佣金收入、盈利模式单一,这也是Uber搞外卖的硬伤。以美团为例,一季度其餐饮外卖营业收入为94.9亿元,仅佣金收入一项就高达85.6亿元,占比跨越90%。

不外,相比去年同期,Uber的外卖营业盈利情形照样有所好转。另外,在收购Postmates之后,Uber Eats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二,加上前者的手艺和雇员很可能会被用于配送食物、杂货、药品、家庭用品、装备以及包裹等各种服务,外卖营业未来挣钱险些没有若干疑问,就看Uber的心有多大了。

问题照样在打车营业上。

2009年确立至今,Uber一共融资247亿美元,而现在它账面上现金余额只有81.01亿美元,也没有什么其他资产,也就是说,若是不思量营业运营的收入和其他影响因素,这11年来Uber烧了160多亿美元。

搞共享的烧钱天经地义,但令人费解的是,2012年确立的滴滴烧了几百亿,终于在8年后宣告盈利,而早它3年时间上线的Uber到今天还在泥潭里挣扎。清扫疫情的影响,上市以来Uber都没能实现反转,2019年最高亏损到达90亿美元,唯逐一次季度盈利照样由于卖东南亚和俄罗斯的营业得了30亿美元。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Wind

故事讲的好,资金随便搞。Uber的共享故事一直能够收获资源的追捧,现金流上没什么问题,光账面上的资金还能亏上整整一年。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Wind

有钱作燃料,用户会增添,市场会扩大。2019年Uber的月活跃用户突破1亿,虽然现在只剩下5500万,除了亚太区域,美国、加拿大、拉丁美洲、欧洲、中东、非洲区域都在下滑,但毫无疑问,这是暂时的,剔除黑天鹅的袭击,耐久的增进趋势不会有太大问题。

但这种共享出行模式的盈利能力瓶颈去难以解决。二季度,出行营业收入30.5亿美元,EBITDA(息税前利润)仅为5000万美元。

搞了11年,就这?

共享经济真不抗揍

由于美联储空前大放水,Uber的股价从3月份最先回升,但对这种共享经济模式的嫌疑声从来没住手过。

【多彩投资】Uber又亏了124亿!搞打车不如送外卖?

数据泉源:Wind

没设施,谁让这些搞共享的独角兽都整体扑街了呢。疫情一发作,爱彼迎、Lyft、WeWork这些明星公司无一幸免,亏损、裁员、撕X……歌舞升平年月隐藏的问题一股脑地全蹦出来饿了。

归根结底照样共享经济太懦弱、不抗揍。

共享的本质是整合线下闲散的人力、物力,提供应具有短期使用需求的用户。

换句话说,共享经济干的是中央商的活,联通买家和卖家,完成需求和供应的配对。

以是,这种模式走的是轻资产扩张的路,不需要自己买房买车,主要的是笼罩足够多的用户,形陋习模效应。也因此,所有玩家的玩法从来都没区别:“融资——烧钱——培育用户习惯——赛马圈地——占领市场——赢者通吃”。

于是,问题来了。

共享经济靠着画饼烧钱来完成巨头的垄断,但这种垄断的基础是异常懦弱的,小黄车可以做共享单车,摩拜也可以,哈啰也行,除了背靠的资源实力外,谁也不比谁更有优势。

由于是共享,客户粘性差,早期都是靠着高额的津贴俘获供需双方,从而累计从业者和消费者,哪家的津贴力度大哪家扩张就快。

以是不只要烧钱,还要不中止地烧钱,不中止地融资(除非你家里有矿),融资就要讲好故事、让投资者看到用户量数字的增进。其中任个环节都不能断,断了,这家公司就死了。

轻资产的谋划模式造血能力不强,共享经济尤其云云,市场名目还没成熟前营业的盈利能力险些可以不计,而只有烧钱烧到最后,才气赚钱,这其中任何一个不确定因素都可能成为殒命的导火索。小黄车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吗?

尾声

“Airbnb自己没有一间房,却成了一个跨国旅店团体”。

这个故事被讲地太好了,以至于许多人都忘了它延续烧了10年的钱,而且幸运地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种种共享模式轮流泛起,单车、雨伞、充电宝……倒下了一个又一个,依然照样前仆后继,但摆在这些共享玩家眼前的问题从来没变过:若何盈利?

靠着原始的资源火拼,共享经济走完了上半场,下半场呢?